5.8.2004 

香港機場與拓哉相遇

感想與報告

 

 

By wan     2004/08/05

 
對於今日既送機,我好想向今日係機場送機既 fans 們致敬呀,為我地既香港fans 吐氣揚眉同感到驕傲呀。
由拓哉黎香港拍寫真,黎香港同王生傾 2046,香港既傳媒,香港既fans 都好似俾一個唔多好既印象拓哉,而佢亦都同member講過係香港既不快遭遇,所以一直都唔想拓哉黎香港,唔想佢黎到唔開心咁返去。但係今日大家都好冷靜,好乖,表現好好,即使拓哉出現大家都好冷靜,無人大聲尖叫,無人大叫拓哉,無人迫埋去拓哉身邊,無人偷偷去拉佢。大家同拓哉保持一段距離,默默安靜咁同佢一齊行,欣賞佢。亦因為我地咁樣既表現,拓哉亦相應行得好慢,好悠閒,好輕鬆!(呢個簡直係佢既 catwalk show!)我好開心佢可以行得咁他條,咁悠閒。
記得 pcpc 都好多次同我地講見到拓哉請冷靜!冷靜!唔好做d 令拓哉討厭既行動。好開心大家都好有默契,無去騷擾佢,所以各位今日係機場既 fans 們最高!!!
不過拓哉你真係唔好再黎啦,我地真係死好多細胞呀,知到你黎就好似毒癮發作咁,企唔安坐唔樂,又訓唔著,d 皮質''真係超晒標架。
最後都係講句金句 : 型英師靚正既拓哉,你知道嗎? 你是最好的!

 

 

By Konbinbin    2004/08/05

(1)

今天545am起床,625am出發,745am到達機場,已有幾位網友在等。由於昨晚的憤鬥,今早大家都好疲累~~~ 有消息指他會乘935amANA,所以大家分散機場範圍留意情況。我跟natsu坐在日本航空公司那列附近,然後natsu提議走出室外等,所以我們走到大門外的公車 / 私家車落客處,坐在木椅上等。其實也不知要等多久,也不能百分百肯定他在這兒下車;但每當有關上窗簾的七人車停下來,我們就自動目不轉睛地監視著那架車~~~ 直至815am,一輛深色的七人車停在對面馬路。車上幾個黑衣人從前門下車,瞄了瞄四周狀況,然後慢慢從後尾廂搬下一件又一件的行李。natsu撞了撞我的手肘,我聽到自己的心跳得又快又大力。我倆都沒作聲,將所有專注力都放了在那扇車門。然後,那扇車門打開了,走下來的,就是他。太熟識了,那個身影。即使看不到樣子還是一下就認出來。我倆立刻衝過馬路(是綠燈實在太好了),他看見我們,但沒避開,反而有點裝作看不到~~ 過了馬路後,黑衣人對我們作出戒備,不過可能因為只有兩個fans,他們都不太嚴。我繞過黑衣人,面對著拓哉,把手裡一直拿著的信遞給他,口裡衝出一句:「Takuya kun, onegaishimasu!」可能因為他看見我快要哭的樣子,於是有點溫柔,有點害羞地笑笑接過。幸好他戴了太陽鏡,又戴了漁夫帽,要不然我大概會死的。接著natsu也遞給他一本「王家衛的映畫世界」,他猶疑一秒之後也接過了。然後他們開始往大門走,我們就跟著他們。他的右手拿往一支啡色的煙,入室內時他丟了在垃圾筒,往後我們一班人去找,也找不著了。丟了煙後,他右手拿著一袋奇華禮餅,左手拿著我們給他的信和書,貓步一般地走入大堂。剛入大門口時,我拿出相機拍了他的背部,不過立刻被一黑衣肥哥哥示意禁止。但那肥哥哥挺好人,沒檔著我,於是我收好相機,悄悄跟在拓哉背後。他真的走得好慢,就像在公園散步一樣,走得好有型!行過橋後,其他網友都聞訊而來了。他沒有直線地行到入閘處,反而往右邊的ANA櫃臺的走廊繞過,一邊走,一邊又把更多人吸進我們這群人裡。我一直跟在他左背後約一米遠,不敢行得再近,也不敢繞到他身前……你的氣勢太強了,就讓我這樣靜靜地跟在你背後吧……我一直盯著他的身影看,盯著他有肉外露的部分(毆),他好像又哂黑了,手臂不粗,但滿是肌肉似的~~ 後髮尾左右兩邊較多頭髮,中間少了點,所以我們懷疑他束起了27時間的小辮(戴帽所以看不到)~~~ 還有他也戴了那條很長的腰帶。老實說,他的氣勢令我不太敢看他的上半身~~ 後來望著他的鞋子,發現他的腳掌是比半個雲石階磚的闊度小一點。(你這白痴在度什麼?!)當我直望時,剛好望著他的衣領,這個人真的不矮啊。我們這團人一邊走,一邊引來好多人拍照,還有個日本女人走過來要簽名,但他沒理她。就是這樣,我們從他落車跟到他到達入閘處,那時才有記者來影相。一路上,大家都好守秩序,沒有做出他不喜歡的事,而且非常的安靜和冷靜,一團人慢慢隨著他行。到了入閘處,大家就把握最後機會向他說話,但他也沒回答;我倒是看到他喃喃自語,好像在說「yabai yabai」,但沒法肯定。到最後的最後,大家鼓足力量對他說:「HALU Bye Bye! 」,他就忍不住露齒笑了,然後消失在隔板後。這時大家才放鬆大聲喊他~~ 啊!!! 

其實前晚得知他在香港,我只有瘋了,什麼也想不到,只知道一定不可待在家,好歹走到金鐘逛逛,好增加碰見他的機會。但那晚深夜洗完澡後終於冷靜下來,覺得要反省一下。我剛才那樣想實在不好,因為有點把他當成珍禽來看了。以前說過,如果有機會見到他,最想對他說「Arigatou」和「Aeteyokatta」,就是因為從他處得到太多,太想感謝他。希望見到他,不是為了一飽眼福,而是為了讓他知道我對他的感激,於是起了寫信的念頭。今天到機場,最大目的就是把那封信送給他(雖然好多廢話),其二就是把開放區拿給他簽名。不過他一路上都拿住東西,沒法空出一隻手來簽名或握手~~~ 

上年在味之素Stadium看到他時,我比死還緊張,雙腳發軟而且腦袋癱瘓。但今天站在他面前遞信時,真的很冷靜。跟在他後面走時,終於明白到老木上年說的那種「安心」的感覺了。看著他的身影,一點陌生的感覺也沒有。他的面龐,他的笑容,他的步伐,他的動作,一切都是那麼熟悉的。他果然就是他。沒有令我緊張,反而令我無比安心。他是走得那麼輕鬆,但同時又是多麼有氣勢。不用言語,不用動作,什至跟保鑣無關,他自自然然令人感到親近但又不敢太接近。這個人,真的好神奇。

這兩天為了見他一面,大家都沒好好睡過~~ 所以送他入閘後,大家都笑說希望他別再來,否則又沒法過正常生活了(笑)。昨天又尋找又等待,都沒法看到他;但感覺不失望,可能因為認識了很多朋友~~~ 很多謝Christine等各位朋友通報的消息,即使最後看不到他,能夠認識到大家也是一件樂事了!Minna最高!當然也要感謝上天,繼上年讓我在東京看到他,今年又可以在香港看到他,而且他對我笑!!!我一定要好好記著這件事,找一下衪想傳達給我的意思,不可以白白浪費了這段經歷!今天真是太好了!

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(2)

我說遞信給他的時候,一付快要哭的樣子,其實那是裝出來的。(群毆)

與其說冷靜,不如說沒法緊張。對著這麼熟悉的人,確實沒法緊張,有的,只是安心的感覺。這傢伙容易心軟嘛,裝作快要哭的話他應該肯接信的。說真的,我看不到他對我笑,我只感覺到他對我笑,太陽哂下來,好模糊,我又正在入戲,又不太敢兜頭兜面望他(天啊,受不了他的AURA),所以在那剌眼的日光下,我感覺到他那幅太陽鏡旁,右邊的面脥,連帶鼻翼的一點肌肉,抽動了。就是那識悉的表情,那個溫柔含蓄的微笑。好彩我沒太pay attention to他的面,好彩他戴了太陽鏡,否則我真的會死啊!我只記得自己雙手給他遞了那封信,口中衝出一句:「Takuya kun Onegaishimasu!」我本來預算要說「Tegami, Tegami」的,怎料竟說了那句,我平時才不會叫他Takuya kun呢。幸好一向有用日文自言自語的惡習,要不然腦袋轉不過來。可能他覺得有趣,可能他想安慰我,所以對我笑笑就立刻把信拿下。是他伸手拿下,不是我遞前給他。看了natsu的報告,才知他接我的信時是沒猶疑的,接那本書時才猶疑了一秒。我倆真的好幸運。他在日本時,因為安全理由,很少這樣收信或禮物吧。他今次肯收下我們的東西,也算奇蹟了。而他願意收下東西,就表示他答應認真對待,因為他不善於給人假希望的。我們很幸運,但其實他也很幸運,因為那本「王家衛的映畫世界」寫得很好,雖然是中文的,但總有相同的字吧?(<-金城武的說法)(汗),而且natsu正在給他譯成日語,遲一點可能會寄去給他。我那封信,也是以全港fans的名義寫的,希望他看完會知道我們對他的想法……我想他應該沒收過很多香港的fans信……吧?往年他來到香港,總是遇上不快的事,令他對香港印象很差。1996年他來拍寫真,在酒店乘升降機返房的時候,一名記者衝進那架升降機,「拍拍拍」地把全部樓層的掣按了,然後用相機不停向他狂影,嚇得他目定口呆。1999年更恐怖,那年期當值他在港最popular的時候,全港傳媒空巢而出,連一眾女明星也走到他的酒店樓下等,叫他出入極困難,甚至在酒店房間時的私人時間也被騷擾。這已不是對傳媒印象「大打折扣」,而是「不能容忍」了。而且因為他在發燒,所以在港的時間都是黑面會傳媒,自然報導也寫得他很差。今次他再來,幸好沒什麼不快事發生。這也跟他的成長有關吧。在報上讀到他竟然跟街上的人握手,簽名,真的很驚訝。經歷過這麼多,他已成長到這地步了,好感動。


乘巴士去機場時,腦裡想像的景象就是這樣:他在一大堆staff護航中向前行,四處有好多fans,我在他的右前方給他遞信,說「Tegami, Tegami!」,staff阻止我,然後他猶疑後接下。不過經驗所知,我想像過的情景都不會成真,所以肯定待會不會有這情況。事實亦證明如此。我沒向天祈求見到他,因為見到OR見不到,天自會給我最適當的安排,我應做的就是今天的責任,就是寫好那封信,做好一切準備。我跟天交代過,這不是為我的,這是為他的。我最後怎麼也好,如果你覺得這是對他有益的,請你成全我。Luck is for those who have prepared. 恩典將給予不為自己祈求的人。大家看我可能覺得我很幸運,但又知不知我背後所做,所經歷的一切呢?在Pacific Place跟他握手的人,有虛Luck;在機場能把信交給他的我,讓我自豪地說,是實Luck。我和natsu有這種福氣,大概都因那種信念吧。那本書,我也在書展見過,但當時只想著自己要不要,倒沒想過這本書對他多麼有益。看見natsu將書交給他,老實說,讓我有點慚愧。到最後能見到他,雖說這是不敢奢望的,但真正發生的時候,我一點也不驚訝。

他真的很好,真的很好。他不是「做」了什麼而讓人覺得他好,但當將整件事抽出來看,他總在一些平常看不見的地方對人體貼。他自己拿著禮物和信,一直行到海關,沒讓那白痴經理人替他拿,令我們感激。他行得很慢,讓安靜地跟著他的我們,能夠多看他幾眼。如果有人尖叫或撲上,做他不喜歡的事,他一定不會客氣的,也不會再特別走慢點讓你們看。他不發聲說話,他不回應,就是因為知道我們的反應會有多麼慘烈,免得影響其他人。他架上眼鏡,讓我們免於被射死的不幸,也讓他那雙精靈的眸子能在眼鏡下四方遊視,記下目到的一切。這,果然就是我認識的他。

那八分鐘的送機路途,過得很靜。這麼大團人,伴著個大明星由大門口走到海關,氣氛竟然那麼肅穆,實在很奇怪吧。這就是他教出來的fans的素質(一點小PRIDE)。到餐廳跟大家談天,很多朋友都是今天才第一次見的,但名字倒聽過很多年了。為什麼大家都可以一見如故呢?(笑)從大家言談間,發現大家對他的認識真的深得很令人感動;不是資料性的認識,而是思想性的認識。大家為他做的事,大家為他而產生的改變,說起來好像沒什麼,但想深一點,真的很感人。當然,其實我不認為這是「為他」做的,因為結果出來,賺的總是我們。我對這點實在體會很深啊。看著這麼強,這麼真的大家,我已成為拓哉fans的fan了。

----------
拓哉:
KONBINBIN!這封信能送到你手上,實在太好了。真的感到很快樂。雖然言語沒法將這種心情表達出來,但我確實感到很幸福。大概你也知道香港有很多你的fans吧?我看報紙,得知你很親切地跟fans和記者握手了,看來你蠻元氣喔。那就滿足了。請你enjoy這次海外之旅吧!如果有機會,請跟家人,跟member,再私下來港吧!香港是個超微妙的城市啊!Also,香港的海也蠻適合衝浪呢!(不止日本和台灣啊!)上年,上海的fans送了信給你吧?她們跟我們香港fans都是認識的(在網上)。我們華人,包括香港人,中國人,台灣人,也為你走出海外而感到非常高興!!!雖然你說過「希望拍日本電影」,但別忘了海外的fans啊!!!!!我們一直都在支持你的!

Takuya,04/7/30的What’s Up Smap中,你說過「我也成長了啊」(喜歡上Golf這件事)。我們其實也一∼直看著你成長啊。你說以前的自己是「飯桶」(Dame Otoko),這實在令我好感動。從今以後,也請繼續以「木村拓哉」的方式生活吧!我曾看過你不同的面貌和才能,所以更加期待看你的未知面。請給我們更多surprise!其實我有好多說話想對你說,可現在腦袋一片混亂!總而言之,Best wishes for you, for your family, and for SMAP。無論在怎麼樣的風暴之中,無論在怎麼寒風刺骨的時節裡,我們也一定會給你最溫暖的支持。Takuya,真的多謝你。因為你,我們變得堅強。May you, your family and Smap的各位 be blessed with the richest blessings. God bless you!

你曾說:「我一點都不喜歡”Ganbadde” 這種說話呢……」
所以,我不對你說Ganbadde,我要對你說Enjoy yourself! Takuya! Enjoy yourself! Enjoy your life!

香港的Takuya fans

2004/8/4 @ Hong Kong Shangri-la
----------

再看這份草稿,我知道了,是God bless you這句。
曾為他禱告過很多次。衪不是聾的。

在候機室裡,他會點起一支煙,安靜地坐在椅上,面上毫無起伏地讀著這封信。
他不會作聲,他不會有反應,動作是如此的慢。
他會流露出那個我所害怕的,我所感到陌生的,那個孤獨抽離的眼神。
我唯一害怕的,就是他這個樣子。那是多麼的深奧,多麼的複雜。
讀完,他會把內容記在心裡,而且向自己許了個承諾。

 

By ANGELA    2004/08/07

 

驚自己記憶衰退, 所以將見到拓哉的記憶,
用破爛的文筆寫寫自己的心情.

在機場, 當聽到拓哉已到,
就慢跑到 E , 望到一排人,
便立刻停跑, 靜靜地行去拓哉背後,
大約有幾個身位, 跟著便慢慢上前幾步,
開始有些少緊張, 因為可以看到拓哉的面,
一個熟悉的側面, 真身的拓哉~~~~.
他輕鬆地向前行, 我就從肥哥哥左手面快步行,
拓哉的全身正面就在我眼前, 很接近呢.
他的膚色比報紙的圖片稍為黑,
但仍然那麼有氣勢和魅力, kakoii~~~~~.
自己一直目不轉睛望著他,
fans
在左右前後地跟著拓哉,
拓哉以catwalk的姿態慢慢行,
在中途, 不知什麼事,
看見拓哉列嘴笑^-^, 又是熟悉的笑容,
拓哉~~~真真好喜歡你開心地笑,
簡直天下無敵~~~~~~~~~~~
終於到達閘口, 拓哉將會上機回日本啦,
但自己心情不是傷心,
相返來講, 感覺精神上可以放鬆些.
在最後大家一齊叫’Halu bye bye’,
拓哉回頭放出一個迷人笑容^-^,
大家都覺得這兩天辛苦的等待,
不足的睡眠, 來換取見拓哉是值得的.
拓哉最高~~~~~~~
少女fans的大家最高~~~~~~哈哈

 

 

BY Christine   2004/08/07

 

200485日是繼02年演唱會後,竟然奇迹地可以再次看見他,這是我的第一次不是在演唱會上看到的他,是在個公開的場地機場離境大堂,自己一直想就算他來香港,也沒有機會去等,是私人理由,晚上或假日都不會去,今次剛好是時間可配合,工作上允許請半天假期,還猶豫甚麼? 只要小心行事便可。

今次的過程比想象中來得順利,太舒服了!
八時到機場,十五分鐘後他就出現,首先要多謝Natsu Melody ,得到她們的通知, 我們才不會錯失機會趕到E區在中途加入,當我第一眼認出在人群堆中的男士就是拓哉時,我自覺事情來得太簡單、太容易了,像在夢境中才會出現一樣。 在近距離之下第一眼的感覺是爲何你是這樣的黑! 太陽報上紅潤的小麥色跑到那堨h? 原來都是騙人的, 哈哈!!! 從我眼中看見的拓哉很年青,加上一身木村式的潮人打扮,給人錯覺他只是個約莫20多點的小夥子。 那瓜掌般大的小臉給帽子和墨鏡占了一半, 露出前額和尖削的下顎,最特別的是那個下顎的弧度曲線,勾劃出一份攝人的魅力, 顯得純真、年輕而又性感。

在帽子下露出來的發稍中看到是褐色的頭髮,不高不矮的中等高度,176cm59吋的身形就是這個樣子,白色的Polo上衣,深色的長褲,在寬鬆的褲管上挂著長長的布腰帶,褲腳下露出尖而微揚的鞋頭,是阿涼喜愛的款式,左手插褲袋,右手拿著一個奇華的袋子、一封信和一本書,信和書是在機場Fans 送的,而袋子內估計是月餅,莫非是媽媽喜歡食,做兒子的就費心提著上機,免被破壞,他果然孝心。
(後來知道原來是fans在機場送的)

E區到閘口全程估計若兩至三分鐘,過程中我一直是在他的左方,不要求太近,不需要看到毛孔,更不敢看他的眼睛,這個留待在演唱會上透過望遠鏡,加上有幸運之神的眷顧在近距離下才敢做,所以只希望可以在距離約三至四個身位間來個沈默的注視,仔細的打量著他,起初有些不習慣,覺得這樣眼睜睜的打量人是很尷尬和沒禮貌, 但心想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不要錯過呀! 況且他載著墨鏡,又看不見他的眼睛,不要怕。 笑!

在過程中喜歡跑上前頭兩步,看著他迎面走過來,跟著平排的走兩步,再又跑上前兩步看他,這樣一來可避開人群以免視線受阻,二來可看清楚他步行時的美妙姿態,他的步幅是不徐不疾,像在悠閒的散步舞姿,著重以腰部發力,擺動臀部作支撐,慢慢的行過來,畫面真的真的很美麗!

但最可惜是我最愛看的纖腰被掩藏了,怨念呀!!!!! 如果上衣不是那麼寬闊,改爲是彈性貼身的背心,那麼在腰部會形成折痕,加上那柔軟的纖腰在扭動,呵!你說那畫面是多麼的性感!這樣的畫面在舞臺上我是最愛看的。

拓哉的心情不錯,因爲在沒有表情的臉上偶爾會發覺他的嘴角在掀動,想必是當時被甚麼有趣的事情吸引,想笑又忍笑,記得出現了兩次這樣可愛的表情。

當時場面是很安靜的,彷佛是王子出巡,只有相機、手機、攝錄機等此起彼落,沒有碰撞拉扯秩序良好,沒有騷擾到其他旅客,一直到閘口才有些改變,當兩名日本女子在發現拓哉後尖叫,驚嚇其他人,場面才變得混亂,幸好已到閘口,在保鑣的護送下拓哉很快便到達入口。看著拓哉從後袋拿出證件和機票給職員檢查,跟著就消失在我的眼前。

因屏風是呈”之”字形,所以在另一方向的Fans 是可看到短短的內通道,忍著沿途不出聲的她們就把握著大叫 Halu Bye Bye 拓哉也回頭送上一個嬌俏可愛和露齒的笑容。這次我最遺憾的就是看不到這個天使式的笑臉。

記得途中出現了一個頗有趣的場面,當時在寬敞的大堂中,旅客習慣將行李隨地放下停留,也不會擋著行人。 而我們若二十多人的隊伍以拓哉爲中心,以U 形的狀況徐徐而行,但不知何解拓哉竟會差一點就撞上那放在地上的行李。

首先在沒有出現混亂的場面中,令到拓哉和他的隨從可以放下緊張的戒備心, 因爲安靜而沒有多引起其他旅客的注意,這樣一來拓哉便可以悠閒的打量四周,相信他的眼睛一定是忙碌著,不需被迫垂下。 那些行李我早已發現,但萬萬想不到拓哉好象看不到一樣,朝著它直走過去,相信他的注意力已被其他東西吸引著,都說人家在散步嘛!!

當還差一步拓哉才及時停止,那行李的女主人才下意識的回身一望,你說拓哉有多尷尬,幸好他載上墨鏡,看不清楚他的窘態,跟著快步從右旁繞過,留下還一臉茫然的女士在想,如果是個普通的陌生人,這樣鬼祟的走進我身後,不是想偷走我的行李就必定是個失魂的冒失鬼吧!!!

但木村拓哉絕對不是個普通人喔!

他是我心目中至高無上的 英雄 !!!!!!!

 

 

By Winnie    2004/08/08

 

拓哉比我估計中的早到, (多謝通訊的友達呢!) 

其實之前心中還想今天真的送到這位朋友機嗎? 又想著趕回工作剛位的車程時間.心情有點擔心. 大約08:10到達後即與友達電話報到,不消20秒對方的聲音好像有點怪,聲音停頓, 喂她不應,慢慢的細聲傳來:....我真的見到拓哉呀

只見到不遠處有smapbag在走動著,跟著走吧.那我與拓哉的步伐由e段才開始了,我眼睛在search,找到沒錯就是他,可是要調節自己的腳步,才可以與他的catwalk步姿同行喔,好近呀,想講聲ohayou kimura san, 他真的行得好慢, 有點跟著前面大佬行的感覺。

他身邊的staffs也很nice,我們沒有理會周圍的眼光,一字排的前進。他的honey膚色好firm好滑,只可從則面再看看好完美的臉.TV中喜歡看他想笑又收回不笑的表情, 今天會見到嗎

他幸好架上太陽鏡,否則電到跟不上他,眼跟他走,耳聽只有大家少女們的腳步聲,寧靜氣氛好特別,(不用在事務所的控制下蹲在月台的送別)雖短短只有一分鐘。

good! Thank you Takuya & fans you will be back.

 

 

BY 蒹葭  2004/08/07

 

82日亞BO在留言板上告訴了我們拓哉來了的消息,加上亞WAN朋友的確定, 我的心也在緊張起來了! 班還是照上, 但一到LUNCH便馬上上網看看有沒有新消息。第二天已經有他會在5號或6號走的消息,WAN便說5號的話便可以去送機, 問我去不去,我這邊跟她說如果有時間便去,那邊已經請了假!

85日早上未到8,我已經到了機場,WAN也已經到了! 接著便見到很多很久不見的網友,還有些新朋友。說實在的,機場那麼大,當時我真的沒有信心可以見到拓哉! 但看到那麼多新舊朋友爲了同一個目的而聚在一起,實在是有些開心和感動

大約10分鐘後, MELODY 和亞WAN分別收到電話, 說拓哉已經來了! 只聽到她們說:「黎左啦! 好靚仔呀!」我們一群人便怱怱跑過去 E! 一來到 E 區便看到拓哉了, 是他了! 他頭戴著一頂漁夫帽,上身穿著一件白色鬆身POLO SHIRT,下身穿著黑色褲子,輕鬆的走在人群之中。肥哥哥在拓哉左邊,褔島在拓哉後面, 連同幾個工作人員圍著拓哉走。我看著拓哉的側面, 好久沒見的面孔啊! 我快步走前幾步,走到拓哉身前不遠的地方一步一回頭的看他。(可能是一步兩回頭也說不定) 好近呀…! 好美呀…! 他沒有報紙刋登的相片那麼白, 很健康的膚色! 皮膚狀態很好,好像滑滑的, 真想摸他一下! (發夢中) 我看到他的眼睛在太陽鏡下轉來轉去, 難道在偷看我們? 偷看這群專誠來送機的支持者

就像大家所說,他就像在公園散步般慢慢走著。大家也在他身傍安靜的走著! 走著走著,拓哉不知道爲甚麼突然笑了起來, 我放下心來, 他會笑表示他並不討厭我們! 走了不久我聽到拓哉說了一聲:「着(KIA),我知要到禁區口了,心想:怎麼這麼快啊! 一路上我的眼睛都未離開過拓哉, 現在真的有些捨不得啊! 拓哉在眾人陪同下慢步走入禁區,我和亞WAN她們便快步走到看到禁區入口的地方,正當拓哉要走入禁區的玻璃屏風時, 我們一起對他叫:HARU, BYE BYE !」拓哉聽到之後,回頭看著我們甜甜一笑, 露出超可愛的白兔牙,他的笑容超可愛呢! 是好開心,又有些害羞的樣子! 跟著他便走入禁區了!

「嘩! 他笑了! 他對著我們笑了! 他笑得好可愛呀!」我們一群人開心得跳了起來! 可能是這樣, 記者哥哥們便以為我們是20個少女FANS!()

他走了後, 我們還捨不得走, 七嘴八舌的談論著, 回想起來也覺得很好笑, 在拓哉面前靜靜的我們與現在的我們真是判若兩人呢,被拓哉知道,不知道會不會笑死他呢? 之後我們還坐下談了很久才走! 那天真的好高興, 見到那麼多曾相識的網友和新朋友,很久沒有那麼熱鬧了!

我那天穿了今年才出的T&C T-shirt, 是為了要他知道我不是路過的,是專誠來送機的支持者! 叫他Haru是想他知道我們有看他的劇,是欣賞他的工作! 但在叫他Haru的剎那,我的腦海裡出現了pride 最後一集Haru回日本的鏡頭,真的好像啊!()

大家一路上都很安靜的跟隨拓哉,令他一路開心輕鬆的步向禁區,我真的以作為香港fans為榮呢! 謝謝大家!!!

 

 

 

 

 

 

與拓哉同行 ---- 成田機場篇

By CC Lemon   16.8.2004

 

8月3日 星期

晚飯時收到亞wan電話,話我知拓哉星期四會坐早上10時半左右o既飛機番日本,可以試下去成田機場等拓哉。果日我原本都要去成田機場接機,既然唔可以o係香港見到拓哉,不如去成田機場碰下運氣,睇下可唔可以見到拓哉啦!

 

8月5日 星期四

9:45 am (香港時間8:45 am) 食飽飽早餐,準備先到外面逛逛,然後坐13:30 o既NARITA EXPRESS 到機場。行下行下,點解搵唔到間BEAMS BOY o既? 於是打長途番香港問下蒹葭啦,蒹葭一接電話,就話我知拓哉已經上左飛機,o下?!唔係10點半機咩?!於是就連BEAMS BOY都唔去,即刻番轉頭走去火車站改早一班NARITA EXPRESS。

兩點半左右到達成田機場TERMINAL 2,先睇睇「到著便案內」,拓哉o既飛機預定到著時間o係1445,估計連過關,可能都要3點左右先到,不過就仲未知o係 GATE A 定係 GATE B,咁不如先望清楚機場內外環境,熟習一下地理形勢,一陣唔駛好似「盲頭烏蠅」咁亂撞。

由於仍然未知拓哉會o係邊一個閘口出,我地見有位就坐o係GATE A等。等下等下,我地見到有幾個黑西裝男子,好認真咁同機場o既工作人員商量,仲多左D保安同幾個記者添,會唔會係拓哉就黎到呢?

心急o既我再去睇睇「到著便案內」,發現拓哉o既機已經到左,而「案內」打出會係o係GATE B出,o下?!GATE B?!但係D記者o係GATE A喎……咁我應該去邊一個閘口等好呢?

正當我猶豫之際,俾我偷聽到原來GATE A 到達o既係一班足球員,不得了!要即刻飛奔去GATE B! (哈哈……好彩成田機場o既GATE A 同 GATE B 之間o既距離無香港機場咁遠……)

一條氣跑到去GATE B,左望右望,見到有幾個好面熟o既日本 FANS,立即安心左少少,同時心裡面暗叫一聲「好險 ^^|||」……

等左無幾耐,就o係出緊閘o既人群中見到閃閃發光o既拓哉!

~~~~拓哉呀!

同小FANS立即穿過人群,向住閘口o既出口方向走去,拓哉o既裝扮我唔再重複,佢無紮辮,可以見到漁夫帽下o既頭髮已經過了衣領,膊上搭著一個黑色o既LV大行李袋(即係去康城果個),由於企o係出口位置o既人好多,拓哉同staff都行得好慢,過左出口位置,一個接機o既staff幫拓哉拎左個袋,咁拓哉又可以更瀟灑咁兩手插袋慢慢行,我地o拓哉旁邊跟住佢一齊行實在太近喇,我忍唔住細細聲叫左佢一聲「たっくん」,再低聲叫左佢一聲木村くん」,就o係呢個時候,拓哉輕輕轉一轉頭,以一個七分臉向我地兩個傻瓜微笑,令到我地差D企都企唔穩,當時拓哉身邊ostaff只有六、七個左右,拓哉以一貫CATWALK o既STYLE,以既輕鬆又緩慢o既步伐向機場o既出口走去,カッコイイ!我地繼續「傍」住拓哉行,間唔中就行快少少,望下佢o既正面。

拓哉o既蜜糖色肌膚真係好靚,好陽光,美麗o既側臉輪廓分明,肩膀寬厚,拓哉o既太陽眼鏡唔係好深色,所以都可以隱若睇到佢高watt數o既電眼!我覺得拓哉o係太陽眼鏡底下o既雙眼一定都係o係度偷偷咁睇下我地兩個傻瓜,因為我地一睇就知唔係日本o既FANS,可能佢會覺得好奇怪點解會有兩個唔係日本o既FANS黎接佢機都唔定……由於我o既視線太過集中o係拓哉充滿魅力o既臉孔,所以唔記得睇佢著左對咩鞋添…… :P

出了機場門口,我地繼續靜靜地同拓哉一直「漫步 (慢步?)」到機場巴士站對開o既pick-up area,原來我地之前四處逛果時見到果架媬母車真係黎接拓哉架!

到左媬母車旁邊,Staff幫拓哉打開後車門,但係拓哉就示意佢想坐「助手席」,跟住就自己打開前車門上車,坐定定之後,拓哉就攪低車窗,可能佢想俾我地見佢耐D呢,我同小FANS就企o係對正「助手席」位置o既行人路上,希望可以望多拓哉一陣,其餘幾個FANS則企o係車頭前較遠o既位置(可能佢地想一陣開車o既時候望得耐D掛),終於都準備開車喇,我地依依不捨咁向拓哉揮手,同佢講左一聲「BYE BYE ~~~」,竟然就o係媬母車離開o既時候,拓哉o係車上向我同小FANS做左一個「GOOD LUCK!!」o既手勢!果一刻,我地開心到跳起(如果無記錯,我應該真係有跳起……),跟住只係傻傻地目送拓哉o既車駛去。  

拓哉,你真係好優しい!!!

THANK YOU!!!

雖然我原本定好星期三早上到TMC o既計劃「泡湯」,又唔可以o係香港見到拓哉,但係真係要多謝所有報料俾我o既朋友,令到我可以o係成田機場同拓哉一齊漫步!

   拓哉最高!!!^_^

 

 

      閒談聊天站  

 

to Main Page